世锦赛演最后探戈 黄永棋告别17年全职生涯无悔无憾

32岁是运动员黄金时期的尾声,很多运动员都把握这段时间继续谱写他们的故事,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世纪疫情,打乱了黄永棋的计划。本该在羽毛球场上继续拼搏的永棋,在今届世锦赛后将会退役,脱下陪伴多年的港队战袍。回顾17年全职路,羽毛球早已融入他生活,犹如亲人般存在,纵使即将要从世界舞台退下来,这位「亲人」仍会伴随着永棋走未来每一步。

过去两年,不少耳熟能详的本地及国际体坛知名人物先后退下火线,原因或是年龄、或是伤员,惟这段期间多了一个原因──「疫情」。黄永棋亦正因如此,原定的计划都被打乱,「疫情期间体院实施闭门训练,那时因为女儿刚出生,为了回家照顾所以没有参与训练。在没正常训练下教练都不会派我出外比赛,原本有机会打亚运团体赛,但亚运又因疫情延期,在国际羽联的排名又因没有比赛,解冻后要从零开始,整个计划都被打乱。」作为老将的永棋明白到难以继续在自己身上投放更多资源,因此这段时间已经做好退役的准备,等待一场属于自己的告别战。

与教练再三商讨,终于在今年的世锦赛迎来出赛机会,但其实这个参赛席位,都是上天跌下来的礼物,「前排确认如果能够排到,队友会给机会我去,殊不知最初我是后补第18个,但都有继续准备,到截止报名后我仍是后补第2,那时候已经在想会不会过去两年甚么比赛都没有就退下来。结果抽签后真的排上了,好像是上天给我机会,代表香港打最后一个比赛。」

假若世界存在平行时空,没有这场世纪疫症,黄永棋的生涯会不会延续下去?「如果不是疫情,我还在国外一年打十几个比赛,我未必会此刻退役。」无奈世界没有如果,既然世界改变不了,惟有人作出改变,「人生很多事情都预计不到,惟有求变。因为疫情而退役,多多少少都有感到遗憾,但没半点埋怨,毕竟因为疫情我可以在老婆诞下女儿前后照顾她,可以陪伴女儿成长。虽然因为疫情要退役,但同样我都因为疫情得到很多东西。」访问当日,小编与永棋原定相约早上进行访问,惟前一夜突然提出推迟半小时,为的就是送爱女首日上学,「看着女儿第一日上学,很感触。」如果没有疫情,永棋或许已经错过这个重要时刻。

回顾过去17年,黄永棋跨过无数高山低谷,遇到过瓶颈、试过一战成名、受过不同程度的伤员,体会过无数乐与苦,永棋坦言无悔无憾:「这条路很独特、很刺激,我从没后悔行这条路,纵使运动员的路是辛苦,但若然可以再选择,我都会走全职这条路。原因很简单,因为我喜欢、我享受。」正因为走过、刻苦过,永棋明白运动员背后的付出,令他更明白金牌背后的感触。不过大赛夺金的这份感触,却好像命中注定不属于永棋,「遗憾一定有,没在亚运、奥运、世锦赛赢过奖牌,很多大型比赛发挥得好,但最后都差一步…….痛是最记得。」黄永棋坦言生涯起步的时候,最远大的目标是打入世界前10、踏足亚运舞台,这些他全都做到,甚至登上奥运舞台,不过他又言:「运动员去到某一刻就会给予自己更高的目标,有更多东西想去完成。」

谈完苦,当然也有乐。黄永棋2008年于亚青赛连夺男单及男团铜牌,其中与伍家朗、李晋熙、谢影雪等伙拍出战的团体铜牌更是港队至今唯一一次。不过在芸芸比赛中叫永棋最难忘的,必然是2011年一战成名的一役,「赢林丹那场一定是最深刻,因为那时候的林丹感觉是牢不可破,每次出场都是冠军,没想过自己会赢。还记得第一局『大炒』他21:10,自己都有点不可思议,第二局他提高集中后赢回一局,决胜局一开始我都是落后,但慢慢追回打到关键分,最后一分我抢网前他打落网,我马上抛走球拍吶喊,好一段时间都无法信相自己真的赢了林丹。」

永棋生涯最珍重之物,是2012伦敦奥运的战衣,纵使衣不称身,他仍好好保存至今。

这场胜利让永棋一战成名,更被球迷封为「林丹杀手」,不过他坦言当年自己十分抗拒这个称号:「以前觉得『林丹杀手』只是虚荣,我受不起,但现在回望,就发现其实当年的想法不对。自己是真的有实力才能击败他,这个名是对我一个肯定,作为运动员要对得起这个名,正因为能击败林丹才要更积极寻求突破。」不过「林丹杀手」这个称号或许已经随着时代逐渐被人淡忘,永棋更笑称:「我的学生已经不知道林丹是谁,再过几年可能连黄永棋是谁都不知道!」

“记得有一年印度尼西亚羽总问我要不要去代表印度尼西亚打,但我记得我好果断拒绝他们,无论如何都不会去。”

黄永棋巅峰时期的实力,在国际舞台绝对有一战之力,他透露年少时甚至获得过印度尼西亚羽总的垂青:「因为父母是印度尼西亚华侨,记得有一年印度尼西亚羽总问我要不要去代表印度尼西亚打,我父母都有考虑,说印度尼西亚的水平比较高,但我记得我好果断拒绝他们,无论如何都不会去。」拒绝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香港这弹丸之地令永棋感到骄傲,「香港地方很小,用着有限的资源与其他国家比拼,能够代表香港赢到奖牌是很光荣的事。」

羽毛球陪伴着永棋成长,他早已视之如家人,「羽毛球是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东西,它早已融入我的生活,很多选择、决定都是因为羽毛球。」这个「家人」带给永棋的除了球场上的成就,还影响着他的人生,「爱情、事业、名誉,所有东西都是因为羽毛球而得到,很感恩。」如今即将要告别国际赛场,但羽毛球带给他的身份,将永远烙印在永棋的生命里,「临退役回望,才发现原来已经行了这条路17年,因为要尝试其他东西而退下来,感觉几好,本身运动员就不可以做一辈子,但运动员这三个字已经是我生命的烙印。」

17年的职业生涯令运动员的心态伴随着永棋的人生,放下运动员身份后,他亦会跳出舒适圈,作出新尝试,「运动员就是会不断追求新事物,好像在比赛里一种打法赢不到就会变,生活都是一样。接下来会专心发展自己的球会,担起教育者、教练的角色,会与不同机构合作,洽谈商业上的事情。一开始会感到不舒服,亦都不一定会成功,所以更要不断试,发展出无数的可能。」永棋希望透过自己的经验,在球会举办不同程度的羽毛球班,让不同阶层的人士都能够接触到羽毛球。问到未来会否让女儿成为全职运动员,永棋笑说:「她会叫自己做Mia教练,精力很旺盛,是个好动、外向的女孩子。我与太太都会培养她对羽毛球的兴趣,如果未来她真的计划走运动员这条路,我会让她知道这条路不容易行。一方面要她刻苦训练,另一方面又怕自己不忍心。」

在访问刊登的这日,黄永棋已经身在日本东京,出战告别战的首圈赛事。对于生涯最后探戈,永棋并不是抱着志在参与的心态,「依然是以运动员的心态面对,好好准备这次赛事,不会给予太大压力。能够参与这次赛事,我不希望只是打一、两场就退役,会拼尽全力打每一分,更重要是让更多人知道自己是代表香港的运动员。」世锦赛后,永棋将正式告别国际舞台,他坦承若然港队需要,来年亚运会再披上港队战衣出战团体赛,不过眼下还是会继续发展自己的球会,谱写他羽毛球路的另一篇章。

☞警 惕 ! 打 羽 毛 球 这 几 种 坏 习 惯 , 对 身 体 危 害 无 穷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32岁是运动员黄金时期的尾声,很多运动员都把握这段时间继续谱写他们的故事,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世纪疫情,打乱了黄…

32岁是运动员黄金时期的尾声,很多运动员都把握这段时间继续谱写他们的故事,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世纪疫情,打乱了黄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